大兴安岭网红慢火车 也是当地人“流动的家”

大兴安岭网红慢火车 也是当地人“流动的家”
初夏的大兴安岭萌芽初露,白雪稍融,一列只有四节车厢的墨绿色列车行进在大兴安岭深处的博林铁道线,与铁道两旁的茂密森林形成一幅风景画。自1949年9月正式开行的6237/8次公益慢火车,自内蒙古海拉尔开往塔尔气,是博林线上唯一一趟旅客列车,单程走行348公里,运行7小时06分,有12个停车站,最低站间票价仅为1元钱,运送林区沿线群众就医、务工、购物、通勤、通学,是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开行的23对公益慢火车之一,当地人亲切的称她为博林线上“流动的家”。今年53岁的列车长康继利在这趟车上工作了7年,时间长了,与很多乘客相熟。47岁的旅客朱彦良家住塔尔气,他的爷爷朱永泰当年就是坐着这趟火车从河北闯关东进入到大山里,成为绰尔林业局第一批开发林区的工人,到现在已经是四世同堂。他的父亲朱顺田在绰尔森林公安局工作,常年乘坐这趟列车往返于牙克石和绰尔之前。而朱彦良从记事起就跟在父亲身后,也是坐这趟车去串亲戚,长大后又乘车到山外求学,学成之后再坐车归来奉献家乡。朱彦良如今也在林业局工作,他到现在还记得,当年因为交通环境差,没有公路,只能靠铁路把生活物资运进山。他说:“虽然座位是硬木头板,但也是座无虚席,背着大大行李包的小贩和串亲戚的当地人挤满了车厢,因为常常坐车,大家都认识,车厢里聊天很是热闹。印象最深的就是进山里采蓝莓,这是当地特产,把蓝莓放在塑料桶里带上车,但蓝莓容易发酵,塑料桶会‘炸’开,满车厢的蓝莓味,真是一种回忆”。印象里,朱彦良的父亲总是拎着一个大兜子,里面装着干粮和水。列车没提速之前,这趟列车单程要走近一天的时间,到了90年代,车厢环境变好了,座席变软了,地面干净了,也有了饮用水,服务质量更是有了质的飞跃。朱彦良现在出门就随身带个小包,里面是手机、办公材料和水杯,他的侄子更省事,带个手机就上火车了。塔尔气镇归属于牙克石市,乘车的旅客大多是往返这两地之间,就医、购物和上学。乘坐客车从塔尔气到牙克石需要4个小时,而坐火车需要近7个小时。但像朱彦良这样的当地人,也还是选择火车出行。每到假期,列车上全都是在牙克石念书的学生坐车回家,挤得都没地方站。“大家选择火车因为便宜,虽然客车快3个小时,但票价却比火车贵近3倍。冬天大雪封山,只有火车能出行,也最让人放心。”朱彦良说,“对于我来说,还有情怀,毕竟坐了这么多年,像老朋友了,长时间不见还挺想念的。”近几年,牙克石大力发展旅游业,现在每到夏季和冬季,到这里旅游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,坐一趟小慢车,也成了游客必须“打卡”之地。但是对于塔尔气当地人来说,它还是那条长长的生命线。朱彦良感慨道:“现在公路发达了,但是这趟列车却还是林区居民出行的首选,只是现在它不仅是一条生命线,还带热了旅游,连接到全国各地,让我们拓宽了致富路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